主题: 既然情起 何以陌生

  • 上帝说要有光
楼主回复
  • 阅读:6514
  • 回复:5
  • 发表于:2015/6/28 15:51:2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洋浦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当众多人都逐渐离你的生活远去的时候,你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因为在这众多人里面,有些人是你不想失去的,即使你从不曾拥有过她。

2002年夏 某一天

一个身穿青色短裤白色背心的小男孩走进一家书店,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小男孩名叫江小宁,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因为假期无聊,来书店里买漫画书。当江小宁正在书架上扫视的时候,从门口进来一个人,他下意识的向门口看去,这个人他认识,是他的同班同学,兼任学习委员的齐琳。这时齐琳也看见了他,他们四目相对,齐琳脸上露出微笑准备跟江小宁打招呼,江小宁却把头一转,继续抬头看着书架。齐琳的笑容僵僵的挂在脸上。

江小宁和齐琳在书店里各自搜寻着自己的东西,谁也不搭理谁。

“江小宁?”

“干嘛?”江小宁转过头,看着正望着自己的齐琳。

“我想买这本书,还差两块钱,你能不能借我点?”齐琳小声的说。

“我也要买书呢,不借!”

“我是说,如果你还剩下钱了,能不能借给我,等开学了我再还你。”

“那也不借!”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就是不借给你!”

齐琳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低着头说:

“是不是因为上次你抄作业我告诉老师的事,所以…”

“哼,你还说呢!整天就知道打小报告!”

“抄作业就是你不对嘛,你怪我干嘛?”

“我没怪你啊,我就是不借,怎么着,你能抢吗?”江小宁瞪着眼睛说。

“江小宁,你抄作业就是不对,我就不能告老师吗?你还有理了,江小宁,怪不得老师都说你呢!”齐琳委屈的快哭了。

“我就是不借,怎么着吧?我就抄作业怎么着吧,你告去啊,你知道咱们班都怎么说你吗?说你马屁精,小汉奸!齐琳,你还挺乐意的,是吧?”

只听得一声急厉的哭声,齐琳甩门跑了出去。

江小宁看着齐琳远去的背影,心里莫名产生了一丝歉意。

2005年 冬 某一天

初中二年级的江小宁今天负责把习题抄到黑板上,下午放学后,老师让他去找临班的课代表要习题。江小宁走到教室门口,喊道:“找一下你们班的数学课代表!”

一会,江小宁看到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走出来。是齐琳。

“是你啊。”齐琳瞥了江小宁一眼就把眼光转向了别处。

“那个,数学老师让我向你要晚自习的习题。”江小宁顿顿的说,声音很不自然。

“恩,你等一下。”齐琳转身走进教室。

一会,齐琳出来了,把一张纸递到他跟前。说:

“给。”

江小宁接过这张纸看着,齐琳转身就走。江小宁赶忙说:

“哎!等一下!”

“你还有事吗?”齐琳扭过脸,满是疑问。

“那个,有没有答案呢?”江小宁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没有!”齐琳恶狠狠的回了一句,扭头进了教室,临走时还嘀咕一句:

“狗改不了吃屎!”

江小宁怔怔的看着座位上的齐琳,本想回骂过去,却无言以对。

2008年 江小宁和齐琳又坐在同一间教室里。

齐琳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江小宁是坐在后排纯属来这打酱油的人,没有人知道齐琳和江小宁曾经认识。说实话,江小宁也只记得那次书店的事,对这位小学六年的同学,确实没有多少回忆。

当齐琳走进这个班级的时候,确实发现了江小宁的存在。但是,齐琳从来就没有表现出能见到这个昔日的同学情绪上的一丝一毫的起伏。齐琳也看到,如果无意间目光相对时,江小宁会有意识的表现出友好来,只是齐琳并不领情。不是她有那么记仇,而是齐琳并不太想认识他,更不想与他产生任何同学间的好感。

在这间教室的两年里,齐琳和江小宁离的最远的时候是两人座位之间的距离,最近的距离是两人在课桌前擦肩而过。他们之间的对话如果要计算的话,一双手绝对可以算的出。齐琳最常见的状态是埋着头做功课,根本不在乎坐在后面的江小宁在干什么或者将要干什么。

高考是一条分界线,把不该分开的人分开了,把不该在一起的人划在了一起。

2009年夏 某一天

齐琳背着沉重的行李艰难的挤进了车厢,她满头大汗的努力寻找着自己的座位。这时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的同学,江小宁。齐琳心里一阵反感,只想别跟他坐一块就行了。可上帝却偏偏不领情,齐琳把手上的车票跟座位号对了一遍又一遍,只能无奈的坐下,而她的对面,就是江小宁。

“是你啊,你也做这趟车吗啊!”江小宁微笑的看着她

“是啊,这么巧啊!”齐琳也笑着

“你考的什么学校啊?”江小宁问

“建筑学院”齐琳掏出手机

“我也是建筑学院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啊,咱们以后就是校友了!”江小宁看起来很兴奋。

“哦,是吗?”齐琳低头玩着手机,平静的说。

江小宁还想再说些什么,看到齐琳的样子,欲言又止。

列车在平原上缓慢的前行,车厢里挤满了人,过道里横七竖八躺着,坐着,站着的。

齐琳戴着耳机趴在桌子上听音乐,对面的江小宁则好奇的东张西望。

齐琳渐渐感到站在她旁边的人紧挨着她的身体,而且越靠越紧。齐琳小心的往里靠了一下。但是,那个人的身体还是紧挨着她,突然她感到一只手在她背上,而且渐渐的往胸前移动。

齐琳还没来得急起身,只感觉一个身影冲自己身边扑来。车厢里顿时乱成一团,齐琳扯下耳机看见江小宁和一个男人在地上扭打起来。齐琳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惊愕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江小宁挥拳在底下那个男人猛锤,周围的乘客也只是跟齐琳一样,惊愕地看着。直到乘警把两个人拉开。

江小宁跟那个男人脸上都血迹斑斑,看上去很是恐怖。

“干什么呢?为什么打架啊!”乘警冲着两个人吼道。

那个男人低头不说话,江小宁只是环视四周,也不搭理。

“赶紧的。把身份证都拿出来!”乘警接着说。

江小宁和那个男人都从兜里掏出身份证,交给乘警。

“谁先动的手啊?”

“他!他先打我的。”那个男人兴奋的指着江小宁。

乘警看看江小宁,看看身份证,嘲笑的样子。

“90后小伙子,说说,为什么动手啊?”

江小宁愤怒的看着对面的那个男人,然后把目光转向齐琳。齐琳早已难堪的不知所措,目光呆滞的不敢看任何人。

“因为,他,他踩我脚了。”江小宁低着头说。

“是,这样吗?”乘警问那个男人。

“是这样,是这样,我不小心踩他一脚。”男人赶忙回答。

“真是的,年轻人,多大点事啊,你们俩都给我过来”乘警转身,江小宁和那个男人都跟着走了。

齐琳抬头看着江小宁的背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许她真该站起来告诉整个车厢的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没有。

不过不要紧,上帝都会原谅这个不经世事的女孩的。

乘警带着两人走后,车厢里开始议论起来了。

“小伙子长得挺斯文的,谁知这么冲呢!”

“哎,现在的年轻人,脾气就是大。”

“那小子好像跟咱们是一个学校的,真给咱们丢人!”

齐琳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车厢里每句议论声,都能穿透她的耳膜,齐琳转过脸,看着窗外漫天的黑暗。

过了一会,江小宁从人群里挤了过来,坐在齐琳的对面。看着她,嘴角似乎带着点微笑。

齐琳不敢看他,抬起头,又低下。小声地说了一句:

“刚才谢谢你啊。”

齐琳没有听到江小宁的回复,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列车行驶了一晚上,齐琳和江小宁就在对面坐着,谁也不说话,互相倾听各自内心的澎湃。

齐琳和江小宁再见时是三个月后。

“好久不见啊,江小宁”齐琳把他约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

“我几乎天天能看见你,只是你没发现我而已。”江小宁看着她,微笑的说。

“哦,是吗?我真没怎么见过你。”齐琳略显歉意的说。

“没关系,像你这样视而不见的我已经很习惯了。”江小宁

“你不要这么小心眼,好不好。”齐琳说

“没有啊,一直都很大度的”江小宁说

“今天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齐琳说

“真不容易啊,齐琳,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白吃你一顿。”江小宁毫不客气的拿起菜单。

“服务员,清蒸甲鱼,红烧螃蟹,慢炖深海鱼····”

“江小宁,你想干嘛?”齐琳恶狠狠的瞪着他。

“逗你玩呢,这些菜单上根本没有,哈哈!”江小宁把菜单反过来笑着。

“你有意思吗?江小宁。”齐琳显得很无语。

“我只是试探一下,看看你有多大诚意。”江小宁说

“不用试探,我实话告诉你啊,这可是我第一次单独请男生吃饭哦。”齐琳得意的说。

“您能把这第一次献给我,那我真是荣幸之至啊!”江小宁说

“滚!”

“开个玩笑,生什么气啊?”江小宁嬉笑着

“怎么那么多废话,还点不点了。”齐琳催着说

“还是你点吧,我随便。”江小宁把菜单递给了齐琳。

“真是的,大男人这么磨叽!”齐琳拿着菜单白了一眼江小宁。

齐琳和江小宁第一次坐在同一个餐桌上吃饭,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一边吃一边聊着各自的事,所学的专业,所在的班级,这个学校种种好玩的事情。他们都心照不宣的不说过去的事情,那个纯真年代里最朴实的日子。就好像他们是刚刚才认识的一样,也确实是,虽然他们曾经有将近九年的时光是在一起,可是今天,他们两个才刚刚认识了对方。

随后的日子里,齐琳和江小宁并没有过多的联系,无非就是见面打个招呼,在QQ上互相留言,或者节日发短信问候一下。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忙碌着属于自己的事情。齐琳热衷于各种社团活动,考各种证书,同时也是班里的学委兼学霸。江小宁喜欢一个人到处溜达,拍照,这座学校或是那座学校,这座城市或是那座城市,有时候会躲在校园的角落里看一本无聊的小说,有时候也会跟死党们整夜整夜的玩游戏。大学的时间过得很快,同时也会改变许多人。单单从外形来说,齐琳已经没有了中学的辫子,改成了披肩发,发梢微微向里卷起。脸上画着淡妆,一副清秀可人的样子。江小宁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多了一副眼镜,衣着方面,无论是颜色还是款式都比较简单。

两年后一个夏天的晚上,刚刚跟男朋友分手的齐琳一个人坐在操场的台阶上,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齐琳,别没事骚扰我啊!”

“能不能帮我买点酒过来,在操场”齐琳慢慢的说

“什么情况啊?要开派对吗,大姐?”江小宁好奇的问

“我失恋了。”齐琳说

“哦,懂了,马上来。”

当江小宁拎着一袋子啤酒出现在齐琳面前时,她满是泪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江小宁什么也不说,把一罐啤酒打开递给齐琳。

齐琳接过啤酒,咕咚咕咚的喝着。

“真不好意思,这么晚把你叫过来。”齐琳说

“别这么客气,一会把啤酒钱报了就行。”江小宁笑着说

“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我现在正伤心呢,提什么钱”齐琳抬高嗓门。

“好吧,不要一个人扛着,你可以把你的伤心事跟我说说,可以好点。”江小宁说

“这还算句人话。”齐琳说。

“上次我看见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卷毛,是他吧?”江小宁问

“恩”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江小宁说

“他就是个人渣!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他长得那傻逼样还他妈一脚踏两船!”齐琳开始咆哮起来。

“哎,哎,打住啊,大姐,有点失态啊”江小宁赶紧劝住她

嘭!齐琳又打开一瓶开始喝起来。

“这人渣,不配我骂他,脏我的嘴,混蛋!”齐琳还在说着。

夏季的晚风轻轻的吹过这座美丽的校园,昏黄的路灯照着操场上一对对的情侣,远处的城市夜景散发着迷人的气息,每个人都在这迷人的夜色里尽情享受着暂时的颓废。

齐琳已经醉到深处,身体摇摇晃晃的,指手画脚的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江小宁已经有些听不清楚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喝醉的齐琳,眼神迷离,脸上泛着红晕。江小宁心里想,这真是一个美丽的风景。

“齐琳,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吧。”江小宁看着齐琳说。

齐琳看看表,费力的起身。

“来,扶本宫回去休息。”齐琳笑着看着江小宁,抬起手臂。

“我只听说挨雷劈了能穿越,怎么喝多了也会穿越呢?”江小宁顺势扶住了齐琳。

“哈哈!”齐琳搂着江小宁的胳膊笑着。

“齐琳,没想到你这么能喝。”

“我曾经一个人放倒了一桌,厉害吧?”齐琳得意的笑着。

“拉倒吧,能不吹牛吗?”

“你还清醒吧,这是刚才酒的小票,一共三十七块五,五毛就算了吧。”

“你有病吧,江小宁,还惦记着呢!”

“你也知道,最近生活比较拮据。喂,喂齐琳,你别装睡啊!”

齐琳就这么搂着江小宁,两个人慢慢地走在校园的路上。月亮遮住了脸,星星也四处寻不见。

2012年夏天

齐琳的父母在家里帮她找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齐琳本人也很满意。不过齐琳现在倒很想知道江小宁去哪工作?确切的说来,齐琳很希望江小宁也能回家工作。齐琳开始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忧虑,难不成是对他产生好感吗?不过说实话,每次跟他在一块都会很快乐。后来,齐琳得知了江小宁已经动身去了南方。她给江小宁打了电话,心里有一丝的不舍。不过很快,齐琳离开学校回家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

江小宁没有告诉包括齐琳在内的很多人他去了南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而是江小宁觉得这种告别方式会产生多余的离别之苦,不管自己身在何处,生活的好坏与否,都不想与任何人透露。其实他内心也是会惦记着齐琳,他知道齐琳已经回家,并且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他在为齐琳高兴的同时也多少有点难过。他不知道这难过因何产生,会持续多久,只要尽量不要去想,过好自己的生活,这就足够了。

一年以后,还在南方工作的江小宁打开QQ,上面有一条齐琳的留言:

我要订婚了,你能赶回来为我祝福吗?

江小宁看到这早已预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多么高兴,而是稍微有一点伤感。他由衷的祝福这位昔日好友,只是自己的情感欺骗不了自己。但是他的嘴角还是勉强的带着微笑,随机在屏幕前敲下一行字:

我在远方为你祝福,齐琳,你将会是世上最美的新娘!
  
  • FUEL FOR LIFE
  • 发表于:2015/6/28 21:30:45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不别人的东西才是一种美德。??
  
  • FUEL FOR LIFE
  • 发表于:2015/6/28 21:31:15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不用
上帝说要有光
2015-06-29 18:52:03 回复
  
  • 很高兴遇见你
  • 发表于:2015/6/29 22:39:37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楼主的真实故事?
上帝说要有光
上帝说要有光: 本故事纯属虚构
2015-06-30 19:02:48 回复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